当前位置:主页 > 孕期保健 >
临沭不孕不育孩子喜欢啃手机舔桌子家长应留意
来源:http://www.zjdkb.cn  日期:2019-04-23

  一提“精神病”三个字,很多人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立即是一幅疯癫、号叫的凄惨场景。而在很多人眼中,精神病专科医院里的生活神秘又陌生。

  精神病专科医院里的病人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医护人员每天如何跟一群精神失常的病人相处?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那些原本正常的孩子陷入疯癫的状态?带着这些疑问,上周五,记者来到著名的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安定医院实地探访,体验了照顾精神心理病患者的医护工作。

  前一分钟是“阿姨”

  后一分钟变“敌人”

  早晨8点,记者穿上白大褂,跟着安定医院的临沭不孕不育孩子喜欢啃手机舔桌子家长应留意儿科主任崔永华到病区查房。儿科病房的病区不大,只收治重症患儿,轻症患儿一般采取家庭康复的治疗方 式。现在这里有15个孩子正在住院治疗。早晨起来,楼道里安安静静,孩子们都乖巧地坐在自己的病床上,有看漫画的,有聊天的,还有一个人愣着发呆的。从表 面上看,他们跟正常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走近他们时,这些孩子便用直勾勾的眼神死死地盯着记者,让人不由自主地感觉到心跳加速。

  崔主任说,这些孩子大多患有双向情感障碍、多动症、抽动症等精神类疾病。虽然表面上病房里一片风平浪静,但每个医护人员的心都揪得紧紧的,因为 这些精神病患儿的发病没有任何规律和前兆,可能突然之间就会惊恐狂躁起来,以头撞墙,互相厮打,一些患儿甚至会产生幻听和被害妄想,以为身边的人要伤害自 己,前一分钟还亲切地叫着的“护士阿姨”在后一分钟就会成为他们眼中的“敌人”,这时他们很可能会抄起身边的任何一样东西袭击她们。护士毛毛摸摸自己的右 脸颊,在靠近耳根的地方,至今还留着被患儿袭击后的淡淡伤痕。

  查房变成倾心交谈

  可惜句句答非所问

  记者体验的那天,正巧安定医院的副院长郑毅来儿科病房查房。跟综合性医院的病房不同,精神科医院的查房更像是一次倾心的谈话。

  13岁的男孩浩南被单独叫到一个房间里,与郑院长对面而坐。“我叫你大哥吧。大哥,你是?”面对郑院长,浩南毫不客气地扬着头,语气里充满了骄横和傲慢。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啊,七月二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号来的!”

  “你为什么来这里?”“大哥,咱俩能单独谈谈吗?”

  “你小时候有没有频繁眨眼睛的症状?”“那里有口香糖呢!”

  郑院长向浩南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其实都是治疗的一部分,他们用这种方式检查患儿的思维是否正常。而浩南的回答句句答非所问,并带着明显的挑衅情 绪。谈话就这样进行了半个小时,在这个过程中,浩南还不停地做出各种怪异的动作,每隔几分钟,他就会突然站起来向窗外探身遥望,还不时会突然蹲下身来用手 摸地。郑院长诊断,浩南的种种迹象都符合抽动症的强迫障碍。

  孩子啃手机舔桌子

  没能引起家长注意

  记者从崔主任那里得知了浩南的病史。去年5月份的时候,浩南的父母突然发现浩南常常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比如反复洗手、洗澡、反复开车门,双手 常常做出敲打键盘的动作,走路时常总爱溜着墙根儿走,还不停地用手拍打路过的物体,他还喜欢用牙齿和舌头触碰一些物体,在家常常啃手机和遥控机,还会用舌 头去舔桌子……

  虽然孩子出现了这些怪异的行为,但浩南的父母并未留意,直到一年以后,浩南的病情进一步发展。他除了那些奇怪的小动作之外,开始表现出厌学的情 绪。他不再按时完成作业,学习成绩下降,并开始迷恋网络,常常彻夜上网。后来干脆拒绝上学,不愿出门,说害怕别人害他,如果出门的话就要穿得很厚,并把车 窗全关上,不让别人看到他,这样才觉得安全。7月初的时候,浩南更加烦躁不安,常常骂家人,摔东西,推搡母亲。直到这时候,家长才慌了神,把浩南送到医 院。

  毛毛告诉记者,像浩南这样的情况在安定医院的儿科很常见。很多家长一开始都坚决否认自己的孩子精神有问题,其实很多孩子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出现了 精神异常的端倪,比如挤眉弄眼、摇头晃脑、躁狂焦虑等,但多数家长都不会把孩子的症状往心理疾病、精神疾病的方向去考虑,只以为是孩子的不良习惯。他们偶 尔也会往精神疾病的方向猜测,但潜意识里想的总是“我的孩子这么优秀,怎么会有精神病呢?”即使是送到医院,医生给出了明确的诊断,很多家长依旧不能接受 现实,认为他们是诋毁自己的孩子,甚至对医生护士破口大骂“谁说我的孩子有情感障碍?”“你才是精神分裂呢!”

  这种讳疾忌医的心理,让不少患儿耽误了早期治疗,直至孩子出现了打骂父母、深陷网瘾、自残自杀等严重的症状时,父母才手足无措,抱着死马当成活 马医的想法前来问诊。暑假是安定医院儿科最繁忙的时候,,一些家长趁孩子放假的时间带他们来医院检查,而孩子入院治疗之后,家长们关心的也不是孩子的治疗 进程,他们不停询问的一个问题总是“出院后还能不能考高分?”“这就是一种典型的错误心理,平时上学时孩子已经出现症状了,家长却不以为然,不及时就医, 非要等到放暑假有时间了才来。精神疾病也是病,虽然不像一些突发的生理性疾病那样症状明显,但如果不能及时治疗,将会对孩子的一生造成不利的影响。”毛毛 说。

  唱歌跳舞都是治疗

  说话用词格外小心

  上午10点钟,精神病患儿的森田治疗开始了,这是一种有效实用的心理疗法。毛毛带领着15个患儿学习唱手语歌《和你一样》。由于精神上的障碍问 题,这里的患儿的接受能力和理解能力远比正常的孩子差。握拳、挥手、拍肩……简单的几个动作,毛毛重复了五六次,依旧有孩子学不会。毛毛不厌其烦地一次次 重复示范。突然间,一个大个子男孩奇奇猛然站起身来,打断毛毛,冲她大声吼道:“我学不会,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笨了!”说完,扭头就走出了教室。这样的情况 对于毛毛来说并不意外,“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自己也常常忘了歌词和动作。”毛毛用这样的语言安慰和鼓励这个孩子,对待这里的患儿,每一句话的用词都需要 格外留心,用“理解”而不是“同情”,是这里的每一个医护人员都要遵守的规则。

  下午1点半,儿科病房的探视活动开始了。提着大包小包的家长们早就在儿科病房门口等候,将楼道挤得水泄不通。门一开,家长们蜂拥而入,孩子们见 到亲人都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但没有一个人问候冒着酷暑赶来的父母热不热、累不累,所有人都是急切地抢过父母手里的提兜,翻看着他们给自己带来了什么好吃 的、好玩的。至于护士上午曾经教给他们的,将自己的彩画送给父母,说几句关心父母的贴心话,孩子们早就抛之脑后了。他们一边大口地啃着西瓜、嚼着苹果,一 边不停地催促父母,想要赶紧出院。